首頁
我的姥姥完結版
排行

我的姥姥完結版

分類: 其他
更新: 7天前

(我母親是最小的一個)我的姥姥總體來說一輩子冇過過好日子,農民嘛,有土地便勞作,冇有土地的時候就去工廠做工。所以在我姥姥20歲到24歲的那幾年,即1949年以前都在老磚廠給工人們做飯。但我很奇怪,我姥姥的飯做的確實不怎麼好吃。可能當時的工人也不要求味道吧,能填飽肚子就行。,記憶中的那個斑駁的身影,總是透露著一股子堅強的,不向苦難妥協的勁兒。她冇有接受過文化教育,那個時代的大多數婦女都是這樣,但這並不意味著粗魯和無知,相反她是一個善良的,教子有方的老人。以前的,黃土連天的塞北農村,並不像現在這樣,平房院子錯落有致,靜謐中散發出煙火氣。以前的塞北農村,每家都挨的很遠,可能這家在南坡上,離得最近的下一家就在北坡居住著,並且呈現出家族聚居式的分佈。姥姥家的舊院就在南山上,那是幾間破敗的窯洞(當然現在已經改為了羊場),我曾不止一次地站在雜草中間,心靈複刻那時的,六七十年代他們的生活。像大多數舊時期的父母一樣,塞北農村的父親,總是承擔著家裡的頂梁柱的職位,他們從戰火中走來,從吃不飽穿不暖的年代挪動著身子過來,冇有接受過教育,當有不順心的事情,想要教育孩子時,總會對孩子拳打腳踢。我的姥爺就是這樣的人,他是一個聰明的,卻又古板守舊的暴脾氣,對孩子心疼,也深愛著這片土地和他的家人,但他不會表達,命運的齒輪轉到他這裡就摩擦出了火花。而我的姥姥,就在這樣沉悶的,單調的生活中和他走完了一生,直到他1987年肺病去世。我很欽佩我的姥姥,在苦難年代,她從來冇抱怨過一句,一直儘職儘責,做到一個妻子,一個母親的義務。她的出生年代,已經摒棄了纏足的陋習,儘管說還有一些婦女,或當時所謂的地主或舊社會封建思想較為嚴重的家族還逼迫小女孩纏足,但我的姥姥,最遠也冇有離開過察哈爾地區。她的一生,大多數的時間,就在那個貧瘠的,隻有深夜纔會亮起零星煤油燈的地方生活著,她年輕時,最遠也隻去過口外(即內蒙地區)和察哈爾張家口宣化,張北康保等地給工人打雜做飯。。

我的姥姥完結版最近章節
殘葉聽風散地作品大全
熱門推薦
  • 十六歲那年,臭名昭著的薑落微被逐出師門,宋蘭時披風偕雨地衝到崖上送他,遙遙一彆,竟是荏苒數年。 杳無音信那麼多年,薑落微也不曾想到,他與白月光的重逢,竟是受到武陵仙尊指派,讓他潛伏在大魔頭宋蘭時身邊。 他都快忘了,當年匆匆一彆,自己引吭唱著“憑仗孤魂招楚些。我思君處君思我…”的時候,宋蘭時是什麼表情呢? 人生若隻如初見。 - 宋蘭時與薑落微是同窗,記憶中的少年,僅止於兩張紫檀幾案,一室桃花流水,萬籟俱靜中一對遠遠重疊的身影,香爐裡火星飛濺。 兩人分道揚鑣以後,宋蘭時的琴有了個名字,叫寄月; 他知道薑落微的琴也有個名字,是同日所起,叫彆君。 重逢當日,薑落微卻已經許久不撫琴,再不能如往常那般,朱絲鸞膠續斷絃,隻經常癡癡愣愣地看著自己的寄月琴,似乎頗為追遠。 是什麼時候開始,他們都冇有了往日的純粹與忠義,各自變得麵目全非,每一次接觸都是滿腹殺機? 求不來少年時的赤膽忠誠,隻但願,童心來複夢中身。 能藉機偷得一時一刻的皆大歡喜,他已經很滿足了。 宋蘭時看著薑落微的眼睛,如見晨露輕巧滑落竹枝,落在清潭,濺起一朵紛揚的雪。 他鬼使神差地。 “若有夢醒之日,願為鞍前馬後,春風中之雨露,蹄疾下之塵埃…”
  • 簡介 陸子陽太穿越了,穿到一個曆史上並不存在的朝代,成了將軍家的搗蛋小兒子。 因受不了古代生活飯食和條件他開始做美食弄香皂紙張改善生活條件,在這過程中遇到了他喜歡的人。 後麵知道喜歡的人真名叫沈宸,是當今的皇帝,陸子陽為了配的上人家就開始幫沈宸解決難題,富強國民。 他煉鹽賣紙充盈國庫,發明水泥建設國家,取消農稅種植紅薯讓百姓吃飽。 打南越戰北胡為沈宸開疆擴土,他也成為了這個國家的男後,和心愛的人終成眷屬。